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一个女人的痛苦情感经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21:48:00  
    闵娟 27岁 民营企业老板


  挣钱和旅游是我的两大爱好和梦想,婚姻却是我永远的噩梦。三个月的婚史,让我成为坚定的单身主义者。
  离婚到现在,我已经单身6年零9个月了,感觉挺好。我不是鼓吹单身主义,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过婚姻生活,我就是典型的怕责任的人。
  其实,怕婚姻的责任,不等于没有社会责任感,只是对责任的要求和理解不同罢了。我已经捐献过10多万元,虽然这点钱对那些大慈善家来说,如沧海中的一滴水,但对我而言,已经是一个不小的数字。我愿意付出,但我不愿意牺牲自由和人性来博取所谓的婚姻。


  我的结婚其实是一场无奈的玩笑。


  中专毕业时,父母都失业,我是大女儿,家里还有两个妹妹。所以,我一走出校门,就要担负起养家的重担,好悲哀。
  好在我找工作不难,否则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了。可能是我们重庆女孩天生有一副好身材和好皮肤,好多人一毕业就被夜总会录用。我也一样,还没拿到毕业证书,就进入了我们湘西一家歌舞厅做咨客。我那时的理想就是挣好多钱,把家里的人安顿好,让他们过上好日子,我就可以去天堂交差了。

  曾经嫁给一个陌生男人


  上班没几天,一个处长约我吃饭,我很单纯地应约。饭后,他才告诉我,想把我介绍给他弟弟,他弟弟在郊区加油站旁边开一家超市,小学没毕业,钱倒是挣了不少。处长像要做一笔买卖,直截了当地说,只要我嫁给他弟弟,他们兄弟俩联合出20万元给我父母。


  20万元对我这个刚走出校门的穷孩子来讲,接近天文数字。钱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钱却可以解决很多事情。


  回家跟我父母一商量,他们竟然兴奋得一夜没睡,唧唧喳喳谈论个没完。


  考虑到两个妹妹要读书,考虑到父母的身体需要照顾,考虑到家里没有一样像样的东西,考虑到一家人需要体面地生活,我最后还是把自己给“卖”了,真的兑现了20万元。


  两个多月后,我嫁给了只见过两面、说过三句话的陌生男人。

  这一场婚姻,现在想起来还很后怕。前夫长得不算难看,但却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,平时不喝酒时,与普通人一样,一旦喝酒,就变成疯子,打、砸、骂,以及无缘无故地嚎叫,常常一闹就是一整夜,我被折磨得身心疲惫。如果不让他喝酒,他简直比死还难受,可以拿命跟你拼。他们家为他找过好多医生,都治不好。


  我很快就提出离婚,但钱已被我们这个穷家填了窟窿,修房子和两个妹妹读书,用去将近十万元。


  我把剩下的11万元还给前夫其处长哥哥,他们死活不同意。最后为了解脱,多次吵闹后,我同意给他们写下一张15万元的欠条,答应5年内还清。


  就这样,我结婚三个月,本以为可以把自己的青春“卖”20万元,没想到还亏了6万元。苍天啊,我的青春原来是这么倒霉的东西。那段日子,我天天双眼含着眼泪。如果我不是大女儿,我宁愿默默地去天堂报到。


  拼命挣钱已经成了习惯


  接下来,如何挣钱还债,成了我的心病,家里吵得像菜市场。迫不得已,我只好辞职,带着500元和满肚子眼泪,一个人孤独地到福建云霄县。之所以选择这个偏僻的地方,是因为有个同学的亲戚在那边做香烟生意,据说一年就挣了两百多万元。我是想拿青春再去赌博一次。


  到了云霄,才知道原来他们做的是假烟,利润很高,但也很冒险。我不敢久留,不要命地挣了几万元,就逃到了惠州。


  我感觉自己像罪犯,躲在一间陶瓷场打工,改名换姓,做了半年,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头的迹象,才来到深圳做生意。


  现在我已经在深圳做了6年生意,期间的酸甜苦辣,可以写一部长篇小说。来深圳的第二年,我就把15万元还给处长。


  这6年来,不乏追求者,但也许是被婚姻吓破了胆,我对婚姻不再有美好的幻想。我像一部工作的机器,培养两个妹妹上大学,给父母买了一套房。


  其实,就是不工作,我也可以养活我的后半辈子了,但已经养成了习惯,就像你开车上了高速公路,就无法停下来,甚至无法放慢速度。


  有时寂寞的时候,我很想有个孩子,但我又不想自己生,所以我一直在留意收养一个孤儿。我给湖南一些小学和慈善机构捐过一点钱,但你别往这方面写,我不想出什么名。


  最迟再过一年半载吧,我一定会实现我的想法的,就是挣多一些钱,养个孩子,过完后半生。我认为,人生其实就像水果,经历过风霜雪雨才会成熟,等待成熟了,也就是该回到该去的地方了,也就该把时间和空间交给新的生命了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